网站导航

质量品牌

新闻中心
新基建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战略基石
来源:article
发布时间:2020-05-16 点击:268

来源:晶凯资本


“新基建”为经济发展提供新的驱动力

“新基建”实际上是以数字基建为主的基础设施建设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表示,“新基建”相比老基建,有很多新的特征:一是“新基建”孕育了新的生产要素(即数据)。数据没有新的基础设施,很难成为生产要素加入经济活动中。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推动下,数据越来越成为核心的生产要素。二是“新基建”具有更大的乘数效应。传统基建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主要体现为投资。“新基建”除了投资拉动作用以外,通过数字化的网络,把相关的产业通过数字的收集、传输、存储、加工、应用连成一个网络,极大地突破了产业间的时空约束,大大减少了中间环节,降低了交易成本,也提高了生产效率,同时创造了更多就业机会。三是“新基建”具有更强的正外部效应。“新基建”可以大大拓展网络的用户数量,使得集聚的数据资源呈迅猛式的海量增长,进而带动经济体系的数字化和智能化,引发生产力的革命性变化。四是“新基建”可以进一步拓展生产的可能性边界。“新基建”带来的产业革命性变化,能够有效突破产业结构服务化造成的结构性减负,推动经济的效率变革,形成新的动力、新的空间,为经济发展提供新的驱动力。

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强调,所谓“新基建”和过去“铁公基”老基建相比,在技术途径、投资方式和运行机制上有一些重要的区别。首先,“新基建”绝大部分不是公共产品,而是企业经营的产品,并不是免费就能获得,而老基建大部分属于公共产品或者准公共产品。其次,数字技术是由企业投资而非政府投资建设,企业投资就会有预算,要回报。

谈到“新基建”未来的发展方向,刘世锦表示,“新基建”前程远大,而以数字基建为主的“新基建”本质上属于新技术推动的新产业,发展得快一点还是慢一点,要遵循市场规律和产业规律,不适合作为短期刺激政策的工具,要防止一哄而起的现象,最后留下一堆无效投资和烂尾工程。


“新基建”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战略基石

“新基建”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战略基石。数据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生产要素。“新基建”主要是解决实体的数据化以及数据的存储、加工和运输问题。“未来经济发展的大趋势是实体经济要数字化。”刘世锦这样认为。

数字资产是数字经济的基石,数据相当于工业经济的石油,是非常重要的生产要素。“数据不流通就一文不值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说道。任何一家企业的数据,即便再大,在整个数据的汪洋里也是沧海一粟,不流通也没有任何意义。但是当前在数据资源、数据要素流通方面,还存在着诸多瓶颈,数字商品化、资产化、市场化程度还不高,也制约了数据资源的充分运用,阻碍了数字生产力的发展。

发展数字经济必须实现资产数字化。所谓资产数字化,就是用数字的形式来展现资产的原生信息和全量信息,并且运用一套复杂的数字技术和加密方案,对数据的数量、数据的维度、数据的密度进行计算、存储、分析和利用。资产数字化的优势主要表现在三方面:实时高效、可信可靠和创新生态。肖钢表示,要推进数字市场化,就必须建立数据要素市场体系,核心是要建立数据规则。“发展数字经济,发展‘新基建’,发展工业互联网,都必须大力培育和发展数据的商品化、市场化,来抢占战略制高点。”肖钢强调。

“推动‘新基建’的发展,加快数据安全的相关规则制度建设,显得尤为迫切。”王一鸣说道。张云勇则认为,面对数据安全问题,人人有责。大家对隐私要足够重视,但也要适当开放包容。


“新基建”与产业互联网融合发展

“新基建”作为经济增长新的驱动力,与产业互联网可以说是相辅相成。一方面,“新基建”可以推动产业互联网向纵深发展,加快产业数字化进程,打造数字化企业,构建数字化产业链,塑造数字化生态,使得产业数字化水平大幅提升。另一方面,产业互联网也能为“新基建”提供强大的市场需求。王一鸣认为,产业互联网能为“新基建”的建设方向、发展方向、建设的重点领域进行引导,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“新基建”投资的浪费,提高“新基建”投资的效率。

对于“新基建”中重要成员5G产业的发展,张云勇建议,要进一步突破关键技术的短板,强化5G技术的攻关,坚持商用引导整机带动的原则,弥补产业的短板,提高自主能力;深化垂直网络的建设,深化垂直应用,抢抓产业发展先机,推动5G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;加强前瞻布局,尤其是网络安全,统筹推进5G网络基础设施保障问题。

腾讯公司政务云副总裁王景田认为,“新基建”是一个朝阳产业、快速发展的产业,有可能使我国的经济实现弯道超车、高质量发展。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来看,互联网公司基于“新基建”,可以服务数字政府建设,帮助政府利用数据提升决策能力,提高政府治理水平,提升社区服务水平,让老百姓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更高。